Section
Content Type
Last Updates
Display: 1 - 10 of 30, Total Pages: 3
1 2 3 > >>
[Blog] 中年 [Copied] 2008-1-8 8:01pm
中年

如果把人生砍成三段
我愿意把最后的一节
留在蒋湖村那条无名河的西岸
让后生的我垂着胡子
和前生的我
在浅水里嘻笑摸鱼贪玩
不去管伊拉克
是不是又飞去了炸弹
西班牙和澳洲是不是因为恐怖份子
正跟着美国的恐怖在团团转
现在呐
电脑里
是大陆、台湾
大脑里
是XX这饭碗太难
明天怎么办
2004/4/4 洛杉矶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09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疼痛,履带的齿轮碾轧我的牙床 [Copied] 2008-1-8 7:54pm
疼痛,履带的齿轮碾轧我的牙床

我无法吃到我想要的食物
疼痛,履带的齿轮碾轧我的牙床
我捂住痉挛的老脸,看着时间的主祷文
朗诵的姿态,曾很想优美,却无一次
曾优美过那些飞鸟绕着落日窜动的黄昏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茉莉的香茶,多久?掺合了霉菌在腐乱
天安门早上的旗语总挟带西单传来的枪炮
我不得不在地上打滚,很多人的眼
望着,黑洞,一次次自光线降临
死亡在微笑,在企图揣测我的疼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戴眼镜的屁股,无力,正朝天瞄准
谁也不理睬那管虚设的肛门?你知道
逃亡,已不可能!恶臭的天日
与齿轮探讨宁静,我的牙疼
哈里路亚,不懂心病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上班,电脑,性交,在牙疼上打滚
打滚,也望不见蜘蛛于露夜在吐着涎痕
肉体不能驻停,良心祈祷天命
开花弹高举罪证敲着闭紧了的门
蜘蛛的嘴巴吃尽涎痕,涎痕
在露夜里,谁梦见姑娘的热吻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弃妇的岁月是真正的岁月
耶稣,听着春天里滴出的血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而呐喊,是比牙疼还疼的疼
是必须喊出的声音,无声
高出夜上海红红绿绿膨胀的夜声
他们的喉咙张着,喉眼布满青筋
不能让他们吞进!我的屁股发恨
我的肛门了望,焦距,调不准射程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29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仪式 [Copied] 2008-1-8 3:31pm
一生的珍贵落尽
该以怎样的仪式
道别

碎尸万段
不解心头之苦

多无辜

不哭
把打碎的重新拾起
默默
对自己祝福
从头来
再塑一尊真佛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13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洛杉矶异议团体向驻洛中领馆请愿抗议 [Copied] 2007-12-11 8:11pm

洛杉矶异议团体向驻洛中领馆请愿抗议

2007.12.11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12/11/qingyuan/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美国西部时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当天, 洛杉矶「解放缅甸」和六四文化传播协会等社团在驻洛中领馆前集会, 他们高举师涛、陈光诚等人的照片和标语, 抗议中国政府不顾国际舆论关注, 继续以各种型式迫害人权。下面是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12/11/TH-071211-200.jpg

图片: 世界人权日洛杉矶多个人权团体在驻洛中领馆前集会。(记者萧融提供)

包括解放缅甸(Free Burma)、六四文化传播协会和台湾人权会等社团相约来到驻洛中领馆前集会, 再度抗议本京当局对中国境内和国际事务的反人权举动。

(口号声: 我们要自由中国! 人权不是儿戏!)

洛杉矶「解放缅甸」代表Ko Pyay说, 最近引起国际关注的缅甸军政府镇压百姓, 和苏丹对达尔富尔种族屠杀, 中国政府都是施暴者背后最主要的支持力量。

他们在抗议活动现场高举师涛和陈光诚等多位维权人士的照片, 借此声援维权、并谴责当局。

「六四诗集」主编蒋品超: 我们手上的每个牌子上方都是人头像, 上面有师涛、陈光诚等人, 这些朋友都是因为自由的言论遭受无情对待、并且被关进牢里, 所以, 我们来此对他们表示支持, 这也是今天参加活动的目的。

洛杉矶台湾人权会也来到中领馆前, 要求解放军撤除对台导弹、并扭转对缅甸与苏丹问题的思维。

洛杉矶台湾人权会会长杨惠乔: 我们在运动衫上(英文)写着「反对一千枚导弹对准台湾」, 让美国人也能知道这件事。

洛杉矶台湾人权会代表邓升东: 中国大陆是以经济利益压迫人权与压迫言论自由. 近几年中国大陆的发展, 经济方面已经非常壮大, 但是, 在人权与言论自由方面却是愈来愈退步, 所以, 我们要让世界明白, 「经济利益大于人权利益」的想法是走上反民主的道路, 我们肯定要揭露真相。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洛杉矶报导。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18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我是很热爱我的朋友的 [Copied] 2007-11-26 7:20pm

http://www.rongshuxia.com/rss/view_artcom.rs?aid=903352

我是很热爱我的朋友的

小引回到他的或者里面去了

老了我一直也没见着

青蛙怪怪的

开始憋着一种异样的声音

兰朵的大秦帝国到底什么样子

总想去问问

今天我的PC

秀了从中国运来的天津鸭梨

超市的镜框里

也摆着从深海里捞上来的鱼翅

我在想当初

如果我的奔驰是银白色

现在我应该是满脸笑意

据说恐龙也有迷人之处

王子就未必真的很帅气

一直想偷出去开心一次

还是算了吧

这个世界就我的状况最好保持矜持

我还是热爱我的朋友的

小引,青蛙,兰朵,

叶子公主是获救的

更应该令人疼惜

她说COOL

我当然得说COOL

她说不COOL

我当然得说不COOL

还有老了

他有一个让我艳羡的伟誓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51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雪花静静地落着 [Copied] 2007-11-26 7:19pm
雪花静静地落着
齐鲁的原野
蒙着一团灰灰的雪雾
远处的山影有些渺茫
天空也象谁的眼睛
蒙蒙的还不曾睡醒
意识到些什么
也未能涌起一些热情
冬天总是这样子的
谁都会怕冷
你说你想起了
羊肉泡馍放些辣椒很香
你说你想起了
小时候在雪地上
边走边尿尿出的一串梅花很美
你还说米开朗几罗
能看出大卫的石头
你只看到了冷
这时候洛杉矶的阳光
也微凉了
我好想有你同我相拥而睡
游子他是在冬天外面
他不会象你
常常去考虑冬天
他对冬天的感觉
没有你我那么强烈
你不必怪他
他没有在冬天里尿过尿
他不会想到你的梅花
他没有吃着羊肉放了辣椒的体验
他不会有你那种美美的滋味
这是很自然的事
其实你谈起这些事
我虽冲你在笑
我知道我心里很苦
下雪的时候
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总是想
我或许应该作一些决定吧
这大概是米开朗几罗面对了石头
手痒痒想去雕大卫的原因
虽然现在雪还不大
如果你已经感觉冷
想去歇歇
等更冷的时候好有力气
不要觉着他们没有这样做
自己会有些茫然
我还在洛杉矶
我会在这个世上用心陪你
12-6-01信手胡画 见笑 可是我有动真哦,哈哈:}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22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携返乡遭查缴审讯 留学生吴强发电邮求援后失联 [Copied] 2007-11-19 10:28pm

携<六四诗集>返乡遭查缴审讯 留学生吴强发电邮求援后失联

2007.11.19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在美进修的中国留学生吴强, 因携带<六四诗集>返乡探亲, 在吉林机场遭公安没收, 返家两天后被公安带到派出所, 审讯时间长达十小时. 吴强在事后向<六四诗集>主编蒋品超发出电邮说明事情经过, 但并未详述目前处境如何.下面是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图片:吴强携<六四诗集>遭公安查缴审讯(蒋品超提供)

<六四诗集>主编蒋品超, 11月16日接获自称在美学习的吴强发出电邮, 讲述自己在香港买了<六四诗集>返乡探亲, 回到吉林两次遭公安审讯的经过.

蒋品超: 他带了<六四诗集>进入吉林机场海关被查出, 诗集遭海关没收. 他回到老家两天后, 公安驾车到他家将他带去派出所, 他是在11月10日离开机场, 11月12日被带到派出所.

蒋品超从吴强发出电邮的字里行间, 猜想对方可能在仓促之下向外发出信息.

蒋品超: 这封信写得很仓促, 里面有些错别字和重复的字, 看起来是在很紧张的状态下写的. 目前我们不知吴强处境如何, 我收到信之后立即回信, 希望尽快得到回复, 进而了解他的处境, 但至今没有得到回应.吴强在电邮中透露对中国现况的无力感.

蒋品超: 他在信里说, 经历中国政府从极端共产主义逐渐蜕变为现在这种可变通的社会型态, 但涉及有关政治、民主选举和政党组织等议题, 中共仍是一概予以高压. 他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提醒大家, 中共仍是极权统治.

<六四诗集>从今年五月发行到现在, 一直是中国政府加强查缴的书籍, 但蒋品超认为, 在机场通关安检时被没收, 事后又再度被审讯的例子并不多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洛杉矶报导.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218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向地产商出让最高权利机构殿堂人民大会堂,举国媒体献媚, 沸腾报道 [Copied] 2007-11-14 3:33pm
向地产商出让最高权利机构殿堂人民大会堂,举国媒体献媚, 沸腾报道

蒋品超欢迎转载报道

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利机关将作为其象征的会议殿堂出让给一个商业组织举办商业性论坛活动, 钱权交易, 权为金奴, 达至无以复加的地步,国人与世人应作何感想?

请看其广告词: "北京,人民大会堂,一个神圣的地方/ 2007年10月15日, 召开了一届令世界瞩目,国人振奋的盛会/ 11月28日,同一个地方,将成为房地产菁英与政府首长们聚会与议事的平台"

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利机构其行使权利的殿堂,如此神圣的地方,竟肆无忌惮接受金钱的沦陷, 如此俯首帖耳成为金奴. 在这里不止是不履行阻止钱权交易的使命, 更且主动拱手为钱权交易提供平台, 你还指望这样的国家政治能为人民做什么?除了将人民利益助纣为虐的出卖!

"北京,人民大会堂,一个神圣的地方/ 2007年10月15日, 召开了一届令世界瞩目,国人振奋的盛会/ 11月28日,同一个地方,将成为房地产菁英与政府首长们聚会与议事的平台" 有这样的"最高权利"作为支撑, 你何必惊诧这炫耀多么放肆嚣张,这钱权交易多么公然无耻. 在这样一个广告词下, 你可以眼睁睁看见中国政治在金钱之下有多少金奴!

中国最大通讯社新华社大规模献媚报道网址:

http://www.cbdew.org/lt/index.htm

由于他们设定不让拷贝与扫描,这里是本人用相机在其网站拍摄的照片: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233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雅虎问“我道歉了吗?”--闲话美国的国会听证 [Copied] 2007-11-13 3:18pm
雅虎问“我道歉了吗?”--闲话美国的国会听证

一、
11月6日,美国国会众院外交关系委员会(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就“雅虎向国会提供错误资讯”(Yahoo Inc.'s Provision of False Information to Congress)一事举行了听证。
该听证缘于2006年2月雅虎公司首席法律顾问麦克。卡拉翰(Michael Callahan)在国会的声明。其时卡拉翰表示他个人并不清楚中国司法当局基于何种原因要求雅虎协助调查师涛。然而稍后的事实表明,中国国家安全局曾向雅虎出示了一份协助调查书,上有“兹因国家安全”等语。这明白显示师涛案是一起政治性控罪。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议员、众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指责雅虎对国会的陈述不实──“从小处说这是不可宽恕的疏忽,从大处说是恶意欺骗。”卡拉翰则解释称,他个人是稍后才知晓师涛案的详情,而国安局的调查书为中文文本,听证之时他并不知晓该件,他没有意图也无必要隐瞒这份文件。卡拉翰并举2006年10月雅虎的书面声明及2007年3月香港隐私专员公署的报告为例。这两者都对师涛案的“国家安全”性质有详述,并为公众所熟知。卡拉翰还引述国会调查人员早前对雅虎律师们的表态,调查人员认为雅虎2006年2月在听证会上的陈述是真实的,并不存在误导成分。卡拉翰强调,
“服从当地法律是公司经营的准则。我不能要求雅虎的中国雇员抵制中国法律而置他们于危险,即便我个人认为这些法律关于国家安全的定义是宽泛且含糊的。”[1]
雅虎总裁杨致远也接受了质询。在正式证词开始前,杨致远表示
“我个人就他们(师涛和王小宁)的遭遇表示歉意。我们愿意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他们获得自由。”[2]
兰托斯议员在听证会上力促雅虎公司向两名中国受害者的家属(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和王小林的妻子俞陵)道歉。法新社报道说,雅虎公司的两名负责人就此的反应是回头向坐在自己身后的一名家属点头示意。[3]
应该指出的是,在整个听证过程中乃至法庭内外,雅虎公司及其代表都没有向师涛、王小宁或其家属们道歉。雅虎只是就其证词的误导效果(Misleading)向国会议员致歉并捎带上对受害者的个人同情。
事实上,就一项尚在司法审理中的诉请(师涛、王小宁向美国加州北区联邦法院递交了诉状,雅虎则促请法院撤销该案,目前法院还未就是否受理案件做出裁决),希望看到作为被告的雅虎向原告致歉,只能是人们的善良但不切实际的愿望。
二、
雅虎听证会历时约三小时。雅虎公司如临大敌,议员们也并不轻松。
那么本次听证会的法律性质如何?是否会影响到雅虎等跨国公司的在华经营?为明晰这些问题,我们有必要考察美国国会的听证制度。
美国宪法并没有明文设定国会的调查听证权。一般认为,最高法院1927年对麦哥莱诉道格尔迪案(McGrain v. Daugherty)[4]的判决是国会听证权的起源。该案事关总统哈丁(Warren G. Harding)
的油田腐败丑闻。参议院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对之进行调查,并传唤总检察长的弟弟道格尔迪(Mally Daugherty)到听证会上做证,但道格尔迪拒绝与会。参议院的警卫麦哥莱(John McGrain)因此将他拘捕。道格尔迪立即向联邦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Writ of Habeas Corpus)并获释。法院更判处参议院强迫当事人作证违宪。参议院不服裁决,上诉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推翻原判,认为听证是参院实现其立法功能的辅助性权力(auxiliary power),当事人有到场作证的义务。麦哥莱案事实上确认了国会的听证权。
国会听证权的大规模运用是在麦卡锡主义的高潮时期。1953年和1954年,仅麦卡锡(Joseph McCarthy)参议员就主持了161场听证会,约500人受到常设调查委员会的传讯。拒绝到会者即以“藐视国会罪”
(Contempt of Congress)论。麦卡锡的听证方式粗暴蛮横,完全无视他人的权利。1954年6月17日,在有关陆军部庇护共产党员的一次听证会上,麦卡锡因违背事先的承诺遭到作证者的愤怒指责,“参议员先生,难道你没有一点道德观念吗?难道你就没剩下些羞耻感吗?”2,000万美国人通过实况转播目睹了这一幕。麦卡锡声名扫地。
参院随后成立特别委员会调查麦卡锡,委员会一致通过的调查报告称麦卡锡的听证是“粗鄙、侮辱性的,也是不可接受的”。参院更通过决议谴责麦卡锡滥用听证权、违反国会的传统行为方式。麦卡锡的政治生命由此终结,“红色恐怖”的麦卡锡时代也成为历史。
最高法院也对麦卡锡听证方式进行了抨击。法院并在1957年的瓦特金斯诉美国案(Watkins v. U.S.)中为国会的听证权设定了严格界限。该案原告瓦特金斯(John Watkin)是一工会官员,曾参加共产党。国会就他所熟知的一些共产党员情况进行质询。瓦特金斯认为这些问题和国会无关,并拒绝作答。瓦特金斯被控藐视国会,初审判罪名成立。然而最高法院否决了控罪。法院认为“出于立法职能的需要,国会应当拥有听证权。但调查听证必须服从于立法任务本身”。
法院强调国会的听证权并非无限,对公民个人生活进行调查即逾越了立法权的边界,
“国会不是法律强制部门,也非司法审判机构,它应该谨守自己的职责。参议院和众议院应该确保听证是用于促进立法工作……
出于个人政治目的操控公众情绪的听证或试图惩罚被调查者的调查是不能被接受的。“[5]
70年代以来,国会听证制度进一步完善。当下,美国国会的大部分调查和听证都可自由旁听,一些重要的听证还通过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手段实况转播。应该说,国会议事制度的公开化是美国民主深化的一个重要表现,它使议员活动受到大众监督,国会的党派领袖和委员会主席们也更难控制这种权力游戏。
就雅虎案而言,国会出于立法的目的质询雅虎在法律上是可以接受的做法。稍早前,主持本次听证的众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就草拟了针对雅虎等跨国公司的2007年全球网络自由法案(Global Online Freedom Act of 2007)。该案由斯密斯议员(Chris Smith)发起,要求制止美国公司参与极权国家的网络审查。
全球网络自由法案目前正等待众院商业委员会(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审核,而商业委员会尚未将其排入日程,至于进入众院全员大会更是遥遥无期,遑论还有参院和总统等多道立法程序。值得注意的是,斯密斯议员在2006年提出过同样的议案,也同样通过外交委员会的审议,但最终却未能提交众院而胎死腹中。
应该看到,拟议中的全球网络自由法涵括了许多实体性条文,这使它有别于传统宣告性的政治议案。然而试图将一部美国国内法适用于全球各地,这在理念上违背了“属地管辖权”原则──建立在国家主权基础上的领域管辖──这一各国司法的最根本规则。我们可以断言,这部在技术上基本不具备操作性的议案,成为法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三、
雅虎问题的悖论是雅虎遵循了经营地(中国)的法律向北京提交了用户资料,而美国社会的道德观不认同这种作法却没有适用的法律进行约束,另拟新法不仅缓不济急,更有技术上的难度。
就当下的情势看,正在北加州聆讯的雅虎案不容乐观。或许正是基于此点考虑,斯密斯议员多次建议雅虎,“你们应该同他们(师涛、王小宁等)庭外和解,提供优厚的补偿”。他并敦促,“如果你们愿意,可以明天或者本周结束前就这样做”。斯密斯议员还呼吁雅虎支持赞同他提出的网络自由法案,并助其通过。雅虎的回答是简洁的,“我们当然会考虑”。[6]
综合评估本次听证,笔者认为,尽管雅虎到国会接受质询是令人振奋的事情,但加州法院的司法进程不会因此受到影响。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国会听证的政治意义浓厚,听证程序由倾向性的议员及其助手主导,他们有选择地邀请与自己观点相同的代表,同时限制对立方的立场表达,此种听证会常常是制造意见而非听取意见,听证结果也易受操纵,最终获得的信息往往是混乱和不真实的。这也是政治性听证备受诟病的原因所在。
有别于国会,司法机构有自己的独立判断和听证手段,不受国会程序的影响。在雅虎案上,法院拟于明年1月31日就雅虎(香港)公司的管辖权问题举行听证,以决定是否接受雅虎要求撤销该诉的请求。法院并要求布什政府就本案中的国际法问题表态。美国司法部早前已宣布将在原告答辩后向法院提供意见书,说明政府立场。这也是雅虎所一直企盼的。如果联邦法院最后认同雅虎的主张,并出示一宣告性的裁决,那结果无疑是灾难性的──它将关闭以后类似诉讼在美进行的可能。
尽管如此,本次听证的积极作用不容忽视。国会听证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经由公开的程序满足人民知的权利,激发民意,形成舆论,促成真正的民主政治。例如,1974年参众两院分别成立专门的委员会就水门事件进行调查听证。尽管众院尚未议决弹劾,参院审理,但迫于听证引发的强大民意及舆论压力,尼克松总统已于8月8日宣布辞职。
如果雅虎公司能够借由听证会感受到美国社会的舆论压力,就师涛、王小宁案显示出积极和解的姿态,并在未来的中国业务中承担更多的道义责任,这对促进中国的自由进程,未尝不会产生深远积极的影响。
诚如是,则中国幸甚,师涛、王小宁幸甚。
我们期待雅虎的抉择。
【注解】
1、参见Testimony of Michael J. Callahan before 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November 6, 2007。
2、原文为I want to say we are committed to doing what we can to secure their freedom. And I want to personally apologize for what they are going through。
3、原文为The Yahoo executives responded spontaneously, turning to Shi Tao's mum Gao Qinsheng, who was sitting immediately behind them, and nodding several times。
4、参见McGrain v. Daugherty, 273 U.S. 135 (1927)。
5、参见Watkins v. United States, 354 U.S. 178 (1957)。
6、原文为Settling the case would be a good step forward. And you should settle with them generously in favor of the families. ……You can settle that tomorrow or by the end of the week if you'd like to。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81 | Comment:1 | Rating:0%

[Blog] 重庆铜梁政府雇杀手提刀夜袭强拆民宅 狗视死如归舍命救主被砍伤 [Copied] 2007-11-11 2:02pm

重庆铜梁政府雇杀手提刀夜袭强拆民宅

狗视死如归舍命救主被砍伤

作者:李家斌 荣学惠 | 来源:六四天网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舍命救主脸上留刀疤——人权要靠狗保护

2007年6月29日夜24点许,县府指使开发办(园区)购买黑社会专业杀手两名,乘座出租小轿车,停在离我们家只有20多米远的公路边,提着砍刀,悄悄地摸入我们家门院坝,被我们用铁链套着的两条狗发觉狂叫翘起来,一只狗被一高一矮的黑杀手砍五刀成重伤,嘴上一刀、肚皮一刀、背上一刀,后腿两边各一刀,有只狗的狗链被砍断,跑去跑来狂叫,只有两处轻伤,狗被砍伤有照片。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我们夫妻俩瞬即从床上翻身起来,因要开两扇门,跑到阳台上,抱起花钵和放花钵下面的砖头向两条黑影打去,黑杀手听见开门声已跑出院坝,打出去的哦花钵和砖头没打着黑杀手,迅急下楼提上扁担追出,因楼下还有三道房门要打开,我们追出时,两个黑杀手跑到了小车处,有一个已专进车里,另一个专进车,车就向野马式的哦奔跑了。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07.7.4晚22点20分许,县府开发办又再次购买黑社会凶手,在我们房屋后面,只隔6至7米远的高压线塔山堡上,用乱石头把我们的房盖(瓦片)砸难多处,我们夫妻俩立马从睡梦中惊醒翻身起床,提起棍棒把几道门打开就追到房屋后面的山堡上,黑社会凶手逃之夭夭。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第二天早上7点,我们才看清自己房盖多处被砸烂,报了警110,8点多钟一个警察来走了一趟。我们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从没与任何人发生过矛盾,只有征地拆迁时没有发生过矛盾,只有征地拆迁时没如副县长陈益国的意。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重庆铜梁县李家斌、荣学惠

2007年11月11日上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院不实地调查,单凭政府官员胡言乱语就散发强制执行"公告",法院的职责和义务是什么?为什么叫人民法院,实质已把人民二字去掉变为了糊稠法院.我李家斌、陈天友接到“公告”后立马去找许明院长,拿出各件依法手续和法律、法规,依理依法地与院长谈了话,给予的回答是一个星期给予答复,而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可是,等待我李家斌、陈天友两户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只有天知道?

2006年10月2日,县府指使园区管委会柏志明带领30多个人,把我李家斌夫妻二人强制拉到县园区管委会机关里面、各关押一间办公室。还入户抢劫我们找就挂好的国旗抢去了,其罪恶行径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3条第一款。我陈天友2006年10月2日由县政府指使园区管委会把我一家三人软禁一天在家中,使我们失去了自由。

2007年11月10日,东城办事处曾书记带领五人到我家来从不谈解决的事实,只谈政府要进行强拆。我荣学会、唐作平以上北京五次回来,县府也不谈解决问题,我荣学会这里现在被开发商以把交通封断。

2005年的记忆是灰暗的,这一年父母病危,断水、断电、断路、威逼利诱;2006年的回忆是苦涩的,这一年坚守房屋、经济匮乏、心力交瘁;2007年的过程是黑白的,这一年父母归来、歇心照顾、却前路飘摇。中华美德孝为先,对于我们长达近三年的伤害,我们可以忍受。但是,对于父母的伤害,我们内心无法平息。请看看父母亲用他们那颤巍巍的手和我们一起开的小路,这条路温暖了我们的内心,却不知通向哪里?老人的痛楚,你听见了吗?


发信人:李家斌 陈天友 荣学会 唐作平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69 | Comment:0 | Rating:0%

1 2 3 > >>
Tags
No 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