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蒋品超网志
Display: 21 - 30 of 30, Total Pages: 3
<< < 1 2 3
[Blog] 《维权诗集》编委陶君遭国保传讯后失联 [Copied] 2007-10-22 3:04pm

《维权诗集》编委陶君遭国保传讯后失联

2007.10.22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10/22/taojun/

《维权诗集》中国区编委陶君, 20日在广州被国保传讯后即失去联络. 《维权诗集》主编蒋品超曾在十七大开幕前夕与陶君取得联系, 他表示, 陶君下落不明, 和警方为阻止陶君离开广州, 到深圳调查工人维权事件有直接关系。下面是萧融, 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两个星期前, 陶君向本台透露他在广州发生电脑被偷、遭警方传讯并监视和被迫搬家. 而现在, 又传出他被国保传讯后就失去联络的消息。

《维权诗集》主编蒋品超:十七大在15日召开, 之前, 我跟陶君在14日曾有过联络, 我们通通过MSN的电话交谈, 告诉我他的情况。

人在洛杉矶的《维权诗集》主编蒋品超和陶君保持经常性联络, 但十七大开幕前夕到现在, 已经有八天没有陶君的消息。

《维权诗集》主编蒋品超:自从和陶君失去联络后, 我就有点紧张, 我打了他留给我的手提电话号码, 但电话没有回应. 后来在「(六四)天网」网站上看到他的消息, 我才知道他已被广州国保抓捕。

根据蒋品超的说法, 陶君在20日被国保传讯后就中断对外联系渠道。

《维权诗集》主编蒋品超:一方面陶君坚持维权事业, 另一方面他也参与《维权诗集》作品收集编务, 这也是中国政府对他迫害的重要原因。

蒋品超估计, 陶君失联的可能原因包括行动遭监视、通信管制和再度被秘密抓捕. 《维权诗集》主编蒋品超:陶君是个很勇敢的维权人士, 自从他参加过六四事件后, 就不断受到中国政府打压, 被判了四年徒刑, 出狱后依然坚持维权事业. 我希望外界能关注他, 给他声援或支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 洛杉矶报导。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13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六四协会主持的师涛起诉Yahoo!案听证新闻发布会在洛杉矶举行 [Copied] 2007-10-20 8:12pm
六四协会主持的师涛起诉Yahoo!案听证新闻发布会在洛杉矶举行

Yahoo! 对美国国会说谎
Verizon泄漏用户信息给美国国内监听项目
以及与Yahoo!人权诉讼案有关的第一次听证会
11月1日在加州Oakland举行
 
最新发布:
英文请联络: Morton Sklar 或 Theresa Harris
(202) 296-5702 or email at: msklar@humanrightsusa.org
中文请联络: 蒋品超或陈师众
(626)416-8178 or email at: wuhan1010@hotmail.com

主讲人: Morton Sklar律师 (师涛, 王小宁起诉雅虎案原告律师)
主持人: 陈师众博士 (六四文化传播协会理事)
时间: 3:00pm-6:00pm, Oct 28, 2007
地点: Monterey Park Bruggemeyer Library
318 S. Ramona Ave. Monterey Park, CA 91754-3399

全球关注的师涛王小宁起诉雅虎一案在联邦法官Claudia Wilkin二月份将举行的听证会之前将于11月1日在加州Oakland举行第一次法庭听证会.这次听证会并可能会涉及有关Yahoo!掩盖其配合中国政府泄漏网络用户私人资料行为的听证,以及Verizon和其它美国通讯公司泄漏网络用户私人资料给美国国内监听的行为。

Cong. Tom Lantos本月16日宣布议会的外交事务委员会将在11月6 日针对Yahoo! 于2006年二月提供给国会的“不诚实”证词举行听证会。在该次听证会中Yahoo!曾称“它不知道该调查的任何事情” 。而它提供用户的资料给中国政府曾导致许多人例如师涛和其他人权民主人士被捕,且遭受长时间的监禁和酷刑。

另据报道,美国通讯公司如Verizon等也在美国国内监听项目中不适当的将用户的个人资料泄漏给了美国执法部门。

这两个案件都将在11月1日于加州Oakland举行听证会。Yahoo!试图豁免责任,它认为自己是被迫提供网络用户的资料给中国的执法部门。而它的行为与美国通讯公司泄漏用户个人信息给美国国家安全部门是同样的性质。因此,起诉Yahoo!案中师涛和其他原告将要引用国会本次听证会其中包括Verizon泄漏信息一案的内容来支持他们诉讼Yahoo!泄漏有关信息与资料,以及与中国当权者配合的行为。

Morton Sklar
Executive Director

World Organization for Human Rights USA
(new name for World Organization Against Torture USA)
US Affiliate of the World Organization Against Torture
International Network
2029 P Street, NW Suite 301
Washington, DC 20036
Tel. (202) 296-5702
Fax (202) 296-5704

Pinchao Jiang
Executive Director

June Fourth Culture & Heritage Association
924 East Main Street # 203
Alhambra, CA 91801
Tel. (626)416-8178
Fax. (626)284-8955

Yahoo!’s Lies to Congress, Verizon’s
Illegal Disclosures of User information in U.S.
Domestic Surveillance Program, Linked to First Hearing
In Yahoo! Human Rights Lawsuit on Nov. 1 in Oakland, CA

For Immediate Release
Contact in English: Morton Sklar or Theresa Harris
(202) 296-5702 or email at: msklar@humanrightsusa.org
Contact in Chinese: Pinchao Jiang or Shizhong Chen
(626)416-8178 or email at: wuhan1010@hotmail.com

Speaker: Morton Sklar
Presenter: Dr. Shizhong Cheng
Time: 3:00pm-6:00pm, Oct 28, 2007
Address: Monterey Park Bruggemeyer Library
318 S. Ramona Ave. Monterey Park, CA 91754-3399

On November 1 the first court hearing in the Yahoo! case will be taking place before Federal Judge Claudia Wilkin in Oakland, and is likely to consider recent developments regarding the allegation that Yahoo! lied to Congress to cover up its role in providing Internet user identifying information to Chinese officials, and related unlawful disclosures by Verizon and other U.S. telecommunications companies in connection with the domestic surveillance program.

Cong. Tom Lantos announced on October 16, 2007 that his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would hold hearings on November 6 on allegedly “untruthful testimony” that Yahoo! provided to Congress in February, 2006, that it “knew nothing about the nature of the investigation” by Chinese authorities that resulted in their providing user contact information that resulted in a number of arbitrary arrests, long-term imprisonments and torture of journalists like Shi Tao and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dvocates in China.

It also was reported on Oct 16 that U.S. telecommunications companies unlawfully and inappropriately revealed user information to U.S. law enforcement authorities in “hundreds of cases” under the domestic surveillance program.

Both these developments are likely to be considered at the first court hearing in the Yahoo! case taking place on Nov. 1 in California. Yahoo! is seeking dismissal of the case based on the theory that it was compelled to provide the internet user information to Chinese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the same type of justification used by U.S. companies for explaining why they illegally gave the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U.S. user information without the required court documents. Shi Tao and the other Plaintiffs in the Yahoo! case will be citing the Congressional hearings and the Verizon revelations in support of their request that the court authorize discovery that would reveal more about the actual nature and extent of Yahoo!’s cooperation with Chinese authorities.

Morton Sklar
Executive Director

World Organization for Human Rights USA
(new name for World Organization Against Torture USA)
US Affiliate of the World Organization Against Torture
International Network
2029 P Street, NW Suite 301
Washington, DC 20036
Tel. (202) 296-5702
Fax (202) 296-5704

Pinchao Jiang
Executive Director

June Fourth Culture & Heritage Association
924 E Main St # 203
Alhambra, CA 91801
Tel. (626)416-8178
Fax. (626)284-8955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34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为清水君被捕至今毫无消息作 [Copied] 2007-10-14 8:30pm

既然活着也是死亡,以死亡体验一次活着,又有何妨
——为清水君被捕至今毫无消息而作

游走在刀刃之上
我看到了生命的风光
每一次血的滴落
都是一次爱在绽放
划破的细胞里
衷心,在以疼痛的姿势流淌


对于中国,我们能怎样
除了捂住胸口的号哭
和献上头颅的冲撞
牢房和屠场
依然是善心别无选择的前方


既然活着也是死亡
以死亡体验一次活着
又有何妨
2004/2/5 洛杉矶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26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没有北京 [Copied] 2007-10-14 6:08pm

没有北京

http://www.64culture.com/

从万里高空
飞机一个猛子扎进LAX机场
还没来得及看到
洛杉矶四通八达的水泥路
雄浑机巧的高架桥
穿梭飞掠的轿车流
如梦似幻的城镇建筑
我他妈就想扯开嗓门朝着东方喊
“北京,我没有北京”

“惩治腐败”
学生们只一句叫喊
你就要了他们的头颅
“他们可怜”
我只一声哭泣
你就把我送进了监狱
北京,我凭什么要你

人说你是百姓的父母
你凭借父母的威权
掳掠百姓的辛勤财力
人说你是子民的上天
你倚仗上天的尊仪
捕杀子民的赤诚心力
北京,我凭什么要你

祈祷上苍
是为了求人间风调雨顺
供奉神明
只为着保自己身心太平
北京,我们供养着你
用智慧和财富供养着你
用心血和生命供养着你
而你拿什么在对我们的虔诚回应

渴望安宁祥和之日
你无能替我们纾难解困
面对困苦危厄之际
你的折腾使我们的苦境
比火更热比水更深
忧患生存前景之时
你拿恶毒的枪炮瞄准
屠宰普天之下揪心的人群
北京,在我们罪需要你的时候
你不只是从我们热切的目光中抽身
更反身成为我们的敌人
我凭什么要你,北京

你的狡诈让国人自侮自残
你的屠城让人寰悲壮惨烈
你的腐败使这世间
伤口比长江还宽还深
你的虚弱让黎民
只看到黑暗,永不见前程
北京,我凭什么要你

离开了那片故土
我知道,即使再美满的发达
再富裕的繁华
对于一个眷亲恋旧思乡念土的人
它都会是一种贫穷
身上的血液被抽干了
的确,谁不会变成一具骷颅
我知道我就将陷入这种困窘

而痴心已灭,忠诚渐死
站在美国这块崭新陌生的土地
面对去亲离友孑然只身
即将来临的的悲凉与孤苦
即使身沦乞丐
北京,我仍宁愿宣布
我没有国籍
没有北京
1998-08-13洛杉矶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17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我必须捍卫我的圣土 [Copied] 2007-10-12 6:20pm
我必须捍卫我的圣土

我必须捍卫我的圣土
那些残忍的血迹
比钢刀更尖利
我一生坐在这牢狱

她是全部的积蓄
是做人的意义
我不能丢弃
象你们一样轻易

珍惜生命
不是为给谁做做样子
承担托付
就应该前赴后继

那些血
那些模糊的尸肉
已在那一夜
是神圣
是图腾

他们赋予的
不是你们可以有权利
将她丧失
他们指引的
不是你们能够用狡辩
就将她放弃

你们看重俗世的苦难
你们无权将罪孽
留在我心
2007/10/10洛杉矶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20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刘晓波有什么脸谈道德伦理 [Copied] 2007-10-10 4:51pm
刘晓波有什么脸谈道德伦理

这种人站在他人的热血上获得了虚荣,不但不心怀感激,反过来竟目中无人,以此为资本对那些替他垫高了他身体付出热血却仍愿意沉默付出的仁人志士说你们应该讲论理,应该让我们榨尽你们的生命最后一滴血并不许出声.不然就是不讲论理,甚至口气大到自己都不知自己是谁,要这些付出热血的人们去敬畏他,不只是可耻,简直是恬不知耻!谁该敬畏谁,你自己去扪心自问去吧.这种角色,跟共产党何异?

你的所谓道德伦理不就是我是老大,我没做的事,你们谁也不能抢先做,做了就是不讲道德,没有伦理.你们应该先把我捧到天上去,然后你们才可以去喝点西北风.不然就是没有道德,不讲伦理.

大家搞一本<维权诗集>,你就嫉妒的要命,非要跟个丁子霖联手要铲除.丁子霖也一同样病患,别人给你脸,你不要脸,出尔反尔,说好任诗集荣誉主编,却一时同意,一时又谎称自己没同意,来整这帮人.非但如此,还到处散播带毒信.编一本书有那么恐怖吗? 值得那么大仇恨? 何况大家是抬你做荣誉主编咧! 实在想不到为什么要这般恶毒!恨恨直想骂娘. 还时刻想做"良知的化身"呢,"良知的化身"生怕别人做出良知的举动,你不觉得可笑?

安娜为何没有离开中国而病死监狱?赵林如何死在街头?一个远离政治的商人为什么卷入六四并为此走向刑场?请购买精彩历史小说《天安门情人》原价$15,现在$8,免费国际邮寄、美国购买送耳机 博讯需要您的支持
可以邮寄支票订购 
老天为什么这么糊涂,把那么光荣的一桩事给到这几个心胸狭窄没心没肝的人去演.一场故事全给这两毁掉.恨!

本人就不批你当年为什么就不讲道德伦理去搞李泽厚,就承认你的道德论理之说确实能照日月,天经地义.可是你有什么资格跟本人那代去讲.你都要靠他们的热血来养你.是他们的热血给了你可以去道貌岸然的些许资本.你有什么资格跟本人那代去讲.

你不是在批共产党黑社会吗,你不也一样黑社会?你的道德论理说白了不就是论出道早晚,不就是老大当家吗?你搞高智晟,郭飞雄, 是, 你对!他们没道德,不伦理, 因为他们没你出道早,做了你没做的,抢了你先.可是这事你比本人出道早吗?你不也是与本人一起出道的?你有什么资格跟本人讲道德论理.

依你的道德伦理,你永远不做,跟共党打成一片,那中国百姓就永远该跟着受死?

既然你不要脸,谁非得保住这张脸,破就破去!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280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陶君接受洛杉矶时报记者采访临行前的惊险情景,如此悲壮令人心碎 [Copied] 2007-9-29 12:37pm

陶君接受洛杉矶时报记者采访临行前的惊险情景,如此悲壮令人心碎

此时是美国西部时间10点半钟,国际大型媒体《洛杉矶时报》正在中国广州采访著名作家、诗人、著名维权活动人士、《维权诗集》编委、八九年学生运动外地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常委陶君。我坐在洛杉矶办公室电脑桌前,心悬在喉管,在等待着电脑屏幕上他答应若回来就传过来的报平安的消息。

生活的漂泊,我的血几乎已冷。很久了,我已没曾涌起现在的感受,我象一个丈夫或者妻子,父亲或者儿子守在家中,等待自己明知危险却不得不冒险出去的亲人回来,眼湿手冷,凶险磨心,在难耐中盼望。

我和陶君的相识应该是《六四诗集》征集时不久,在网络注意到他与我有相同的身世,都曾参与过六四,并因是当时的学生领袖而曾入狱。按照很多普通人的目光,象他如我一样的身份,应该会很受人们的关注。譬如我在圈子之外,尤其美国人群中,他们会以很惊诧而敬仰的眼光看我,与我接触,可是他在我们自己的圈子却形单影只,并没太多人与他交流,只是时不时看见他在网上流窜。而他的作品却让我倾倒,是没有他这种经历甚至即使有他这种经历而若不具备他这样的才华不能写出的。他的中诗句“十多年了,十多年后/ 我的爱,和恨/ 我的自由,和尊严、亲情/ 上溯到广场每一粒面包、汽水/ 上溯到身后曾一步一趋战战兢兢的脚步/ 抗争/ 坚硬过深牢铁窗”写尽了一个身经苦难的异议者对信念的执着对过往真情的缅怀对悲苦父爱的疼惜,荡气回肠,是我主持编辑《六四诗集》在收阅了众多诗稿后所发现的有关六四受难者亲身经历为数不多的经典诗句之一。

他风格多样,有很多优秀的作品,象正收入《维权诗集》的《烽火台――献给山西被残害的奴工》中诗句,显现出的是愤怒是呐喊,干净利落,歇斯底里,表现出一个彻底的清醒者而不是象我们有些朋友在已经清楚的现实面前装出神秘高深故作学者状唬人的形象,与上面的语调沉吟悠远语流回环浑厚的诗句颇有不同:“这个制度在加速疯狂/ 驱逐着我们向蛮荒急速倒退/ 我伸出钉痕的双手/ 呼唤越来越远的文明灯塔/ 我们本无罪过生于这片土地/ 我们的不幸在于我们与魔鬼混居/ 惨剧还在继续/ 苍天啦 为什么要抛弃我们”。生活的苦难冶炼出了他对生活尖锐的体验。

此时我无心象那些远离生活身居高阁自负冷漠的学者去拿他的文字来抽象出所谓艺术与理论,作为一个与他猩猩相惜的同伴,面对让我内心涌起这世间最珍贵的情感――亲情的他,我为他彻心彻肝的怨愤而流泪,为他痛心疾首的悲苦而啼哭。他在生活的底层受尽了不该忍受的凌辱。――改变这个罪恶的世界!面对他的诗句与生存,这是我唯一能表达的!

这里是他在接受《洛杉矶时报》记者采访之前,与我的我和杜导斌的交流,相信大家看过之后会如我一样涌起对他的怜惜和对中共当局的愤恨。

2007-9-29洛杉矶

x@hotmail.com (这是陶君的电子信箱,我为一些原因考量,我将前面的字母设为了xsays:

64culture.com 我登陆不了

kiven says:

哦,用代理都不行吗

x@hotmail.com says:

上去可以,就是没法登陆 发文

x@hotmail.com says:

被警察缠上了

kiven says:

我要问那老温,总出问题

x@hotmail.com says:

昨晚和今天早上 警察给我打了很多电话 要我去派出所

kiven says:

从这传给我

x@hotmail.com says:

我发到民主论坛上去了

kiven says:

不要理他们

kiven says:

一定不去

x@hotmail.com says:

我在网吧 发不了

x@hotmail.com says:

我先去了 后来我跑了 哈哈 他们就追我,说派车来接我

shi has been added to the conversation.

x@hotmail.com says:

他说我不去 没法向领导交代

x@hotmail.com says:

我把电脑关了 他们没法找到我了 哈哈

kiven says:

这里是杜导斌,有事就告诉他

x@hotmail.com says:

电话÷

x@hotmail.com says:

你好

kiven says:

今天无论遇上什么情况都得想办法去接受采访

shi says:

你好

x@hotmail.com says:

好的 很快就会来的

kiven says:

一定不能让他们搞坏了

x@hotmail.com says:

他们拿走了我的电脑 却天天找我,

kiven says:

把具体情况告诉记者

x@hotmail.com says:

我关机了 他们就没办法了

shi says:

你是哪位

kiven says:

我们在网上等你

x@hotmail.com says:

好的

x@hotmail.com says:

我是陶君

kiven says:

陶君

shi says:

呵呵,久仰大名了

kiven says:

洛杉矶时报记者去采访他

x@hotmail.com says:

哪里哪里 幸会

kiven says:

但中国警察在阻扰

shi says:

好事呵

kiven says:

不让他去接受采访

shi says: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kiven says:

要他去公安局

shi says:

完全可以不去

shi says:

你没案子在身

kiven says:

一定想办法见到记者

shi says:

你告诉他们,因为他们的行为是在犯罪,公民没有配合罪犯的义务

x@hotmail.com says:

我去了 但我乘机跑了 他们就给我电话 让我回去,

kiven says:

即使枪顶着也要见记者

shi says:

那倒也不会

shi says:

他们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

shi says:

开始是吓

kiven says:

如果其他情况无所谓,但这次不能依他们

shi says:

叫作一吓,二诈,三丢手

tao4162004@hotmail.com says:

最近自从他们偷走了我的电脑 我就麻烦不断

shi says:

吓没用,诈不住,就只有丢手了,但丢手之后,他们会记仇,阴里图谋报复

tao4162004@hotmail.com says:

前天晚上 我的楼下来了10几个警察,搞得我不敢回去

shi says:

这帮天杀的

kiven says:

自从陶君任维权诗集编辑后情况越来越严重,导斌你的电子报写个帮帮他

tao4162004@hotmail.com says:

是我电脑被盗了,现在弄得就像我偷了一样,天天晚上找我

shi says:

职业犯罪机关

shi says:

这个可以呀,我现在就可以采访他

shi says:

只要陶君愿意

shi says:

把事实经过告诉我就成

tao4162004@hotmail.com says:

惨了 现在警察又在找我了

shi says:

时间,地点,起因,经过,发展

kiven says:

他跟着我受了很多罪,我无论如何都要帮他到底

x@hotmail.com says:

电话响了

shi says:

可以不接

x@hotmail.com says:

我没有接

x@hotmail.com says:

又打电话了

x@hotmail.com says:

要命

kiven says:

这次如果诗集得奖,陶君我义不容辞会将一部分奖金寄去给他

shi says:

这样的电话,你越接,套的越牢

x@hotmail.com says:

是啊

x@hotmail.com says:

还在响

kiven says:

不要错过了记者

x@hotmail.com says:

又响了

kiven says:

记者约在哪个地方,你们可以见面吗

x@hotmail.com says:

打了 四遍了

x@hotmail.com says:

警察要是跟踪电话 就没办法了

kiven says:

他们盯着我们的电脑,可能我们之中有谁的电脑被盯上了

shi says:

那是肯定的

x@hotmail.com says:

他们窃听了电话

kiven says:

不管他们怎样一定要去

x@hotmail.com says:

上次去上海也是这样得

shi says:

这个一点也不意外

kiven says:

离见记者的时间还有多长时间

x@hotmail.com says:

他们出发了 我出去了 回头再说。

kiven says:

shi says:

好的

kiven says:

我在这里等你

shi says:

保重!注意安全

kiven says:

是记者,是吗

x@hotmail.com says:

kiven says:

保重!

shi says:

哪有你这么紧盯着问的

x@hotmail.com says:

希望没事

shi says:

应该没事,即使有事,

tao4162004@hotmail.com says:

谢谢 88

shi says:

就这破事,最多也是关个一天半天的

x@hotmail.com has left the conversation.

shi says:

88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142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强烈谴责中国警察虐待六四母亲唐德英、传讯六四维权人士黄晓敏 [Copied] 2007-9-26 11:41pm

强烈谴责中国警察虐待六四母亲唐德英、传讯六四维权人士黄晓敏

六四英雄母亲唐德英遭绑架回家 黄晓敏遭传讯

(天网义工黄琦报道2007-9-26)9月26日下午,六四英雄母亲唐德英致电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我今天上访遭警察抬回家。

据唐德英介绍,今天上午9点,唐德英前往位于成都市羊市街的成都市纪委上访,遭锦江区狮子街派出所周警官及2位便衣截访,唐德英不服警官阻止,双方发生争执,周警官与2位便衣随即将唐德英抬上车押回狮子山派出所。后唐德英身体不适,在派出所长凳上一直睡到下午15点过,周警官等将唐德英送回家。

而在25日下午15点过,唐德英因与成都农民领袖李廷惠接触,引起警方不满,狮子山派出所马所长随即带领狮子山社区毛主任、张书记、综合治理办公室干部以及狮子山嘉禾苑治保主任等,携带枪支前往唐德英家进行威胁辱骂。

此外,成都农民维权领袖李廷惠也多次致电天网,她和唐德英、访民辜素芳及诸多成都访民均遭到当局严密监视和控制。
而在今晚22点,四川维权人士黄晓敏也遭所在地派出所传讯。

据悉,最近几日,黄晓敏连续遭到当局传讯,缘起《成都62岁农妇因强拆被砍断手脚》、《四川部分维权人士中秋看望六四难属》等多篇维权文章。

晚22点20分,我们致电黄晓敏了解最新情况,他告诉我们:“我正在里面。”

截至发稿时,维权人士黄晓敏已回到家中。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希望成都当局停止骚扰唐德英、黄晓敏、李廷惠及维权者,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障公民正当权利。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314 | Comment:1 | Rating:0%

[Blog] 你们有什么脸指责别人----问刘晓波及丁子霖 [Copied] 2007-9-24 11:33pm

因周钰樵实证文章与小渔谈四川64母亲与丁子霖及刘晓波


小渔,我不知道你是谁,或许你是我一个友人,但在观点上我希望保留一点个人想法。他们(谈论指丁子林、刘晓波)是否尊重他人,还是践踏他人以沽名钓誉,不是象刘晓波那样嘴巴冠冕堂皇就能服人的,事实胜于雄辩。不要说棉花团里裹钢刀这是刘晓波最擅长的事,我们今年五月间宣布《六四诗集》新书将发布同时宣布征集《维权诗集》作品,他们就曾凶相毕露,合伙要铲除《维权诗集》编辑出版,这是铁证,是我自己亲身的经历。如果别人说,我不相信,但这事千真万确就发生在我身上,你叫我怎么去为他们涂脂抹粉,把钟馗变成西施。这是他们自己的恶劣,不,就是恶毒,使然。你叫我怎么不仗义执言,如果这民运每个人都跟着他们的恶毒去转,搞民运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干脆把脊梁骨挂起来让世人去吐唾沫。

"勇气并不等于良知",那如你们一样去恶毒、去见不得别人做点事出点名看见别人有点成绩就心里抓狂要去践踏他人毁灭他人等于良知?我想问刘晓波,你想把人们带向何处?勇气不等于良知,我们是不是该跟着你们也这样去摧毁他人的努力践踏他人的功劳吞噬他人的成绩?

袁红冰在骂你排挤他,任不寐在骂你打压他,天网黄琦在苦诉你对他耍诡计,黄翔愤怒,成都书会那么多人因你们叫苦不迭,高智晟、郭飞雄你反感、郭国汀你不齿,高寒让你难堪,茉莉付正明因你脸色难看,蒋品超更不必说,如此太多,数不胜数。眼前又把大棒抡向这么个可怜西西比丁子霖不知还要可怜多少倍的孤老太太,不帮不说,还糟蹋别人。这就是你们所标榜的良知?

的确践踏一个孤老太太在这里哪里有什么勇气可言!不需要!只抡起大棒就打,勇气当然不必代表良知!而你们既满世界打扮自己,把自己装扮成良知的化身,乞求着人们把你们塑造成良知的金身,可是你们到底要把良知修整成什么模样!你们到底要给世人看你们良知,你们良知如何与这世间不同,是怎样一副特殊?

中共杀死你的儿子,你、我们泪流成河,你们推倒这与你一样身份而比你更可怜也在你良知化身之列的老太太,踏上一脚,有没有想过老太太的泪会怎么流?是不是如中共一样在孤老太太又泪流成河时你就成就了你的良知,是不是如中共一样她的泪光甚至血迹可以再次成就你形象“人权光辉”?你告诉我,也告诉全世界!如果是这样,好的,我为你们献力鼓掌。让我的掌声让你自己去冷颤去看你自己的冷血看你自己的灰头土脸。

全世界的人都在帮你,你们除了为自己争到了名利,你们为民运争取到了什么?这老太太孤苦伶仃,一个人默默苦斗,几乎是在暗无天日毫无援手中就靠她自己一个人外人无法想象的勇毅竟拼得了中共的一丝丝退让,你们居然因为别人忽然被外界关注而心理不平衡,去诋毁别人。你们自己怎么就不做出点什么给人看。我们不要那些自我标榜的文字,我们要真真实实的权利。外界帮了你们那么多,全部的资源都给了你们,金钱,荣誉,所有无私的热血,而你们给外界什么了?这可怜的老太太,没得到外界的支持,却做得比你们好不知多少倍,成为六四铁幕的第一例索赔成功者,你们有什么脸指责别人?她朴实无华,却默默奋斗,她身负巨痛,却不累及他人,她不必闭眼就可以想象是如何宁死不屈,象沙漠理的草比你们更坚贞,她才是我们的母亲,是她在教会我们如何做不怨天尤人不华而不实而自强不息的人。与她相比,你让我们怎么去把仰慕的眼光投给你!

“勇气不等于良知”那你就跟中共老谋深算去,可是你告诉世人你的老谋深算是什么,在哪里,有几斤,拿出来称称,看能不能说服人,让人跟着你的老谋深算去走?你一无所有,只写些不疼不痒的文字,跟一些小字辈争强斗胜,居然指责别人不该勇气。用你自己的话说,无耻也不该无耻到这地步。你自己去问自己是不是超越了民运人格的底线。

以为有时间舞文弄墨就可以恣意胡为,跟共党学也得有那份本事,把黑说成白,也要掂掂自己得斤两,没有这些人的勇气去拼命会有你坐在那自以为高人一等的阁楼瞎话无耻。你要知道你这些顶多只让你那帮小朋友跟起舞,看这世界谁信你。

为了阻止别人努力,居然使出这样的蒙骗招术,以为这世界全是白痴。掩耳盗铃也太欠水准。在全世界鼓励中国民运挺起来,有勇气的时候,你居然怕别人因为勇气而被关注使出可耻到家的骗术。看看胡佳夫妇为什么被欧洲议会提名角逐沙卡洛夫奖就知道这个世界对中国民运的勇气是怎样一种期待。你不敢拼出去只躲在那角落玩玩文字游戏也就罢了(看看中国网络如你那些文字是不是早已经遍地皆是,泛滥成灾。这些游戏哄八百年前日本人可以),居然要高八度扯高身子想当教父,可惜得狠,你的骗局只会让人心凉。没有奋斗,那有收获,没有勇气何以见良知!高八度想喝退那些有志者,做他人的拦路虎,不是所有都退缩的,胡佳夫妇就是勇气奋斗成功的绝好一例在打你的耳光!

得个奖就乐得屁颠屁颠的,装孙子,真是让人恶心。把这全世界的奖全给你就是,每天那些老子对儿子讲的,乖啊,好好功课,回来给你糖吃,也给你。对一个不知身份为了名利疯狂到模不着北跟一些小字辈争风吃醋的人,还指望什么? 是故写此胡言乱语。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213 | Comment:0 | Rating:0%

[Blog] 丁子霖女士请你原谅原谅我不能称你母亲 [Copied] 2007-9-24 11:22pm

丁子霖女士请你原谅原谅我不能称你母亲 --因唐德英母亲所受丁子霖刘晓波不公对待有感
我是为她坐了牢失了青春干了泪水的六四的儿子
我是为她死了妹妹残了指断了趾的六四的儿子
我是为她至今仍妻离子散坚守着这心中最深的疼的六四的儿子
丁子霖女士,请你原谅
原谅我不能称你母亲
我的六四,让我不能这样称你

在我在狱中,在人生最孤独最无助最艰难的时刻
我们这群因她而深陷囹圄的赤子流着血泪辛酸
是的,没有人不曾渴望有一个为我们奋争引领我们走向前去的亲人
我曾相信有的,有那么一个人她在天外在我梦想不到的地方
她在为着我为着我们这群遭受生命重创的儿女呼号、拼命
我那样坚信,并且怀着这份坚信抗争
面对四面高墙走完了那段惨痛、狰狞

当我离开了牢狱远渡重洋我仍怀揣着这份坚信忍受生的残忍
那个时候――2004年,在我得知有一位女士叫丁子霖
在那场血腥之中她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失子的痛促她警醒,开始收集死亡者的资料,寻找落难者的踪影
义无返顾,面对暴政,走上了抗争之路
人们称她为我们的母亲,天安门的母亲,并告诉我她的顽强、坚韧
我感动了,我为她写下了多首至今读来都让我自己感动的诗
我的诗真挚深切,也感动着人们,被广泛流传
我为能有自己的母亲、心灵寄托的母亲,幸运、兴奋
我的心在幸运与兴奋中寻求着母与子灵魂的重逢

我不知道我的寻找,是一种挫折
我的灵魂是真诚、友爱、良心、怜悯
我曾经为她付出太多的折腾,我仍坚信如果说六四,这些就是六四的魂
我愿意,并且正为她付出此生
可是当我一次次把目光投向那些残酷的事件
看着那个被人们称为天安门母亲的人
看着她对待残酷流露的神情涌现的热忱
我如此挫折
为什么一个曾经受伤的人宁愿他人遭受伤害而阻止对被伤害救助
为什么一个被恶毒虐待过的人宁愿恶毒横行而拒绝人们与恶毒抗争
为什么一个失去了儿子的人不能容纳另一个失去儿子比自己更悲惨的人
哦,天安门母亲是冷血
她的努力是在以失子之痛换虚名
她的胸没有装我期盼的良心
我的魂与她没有缘分
我如此心疼,我心疼是谁指给了我母亲她却不能成为我的亲人

我何尝不曾想或许我应该改变自己
应该与这个环境和谐、同存
去跟随、去逢迎、去为谁指给我的母亲涂脂抹粉
好让自己有一个和谐的境遇,安生太平
不总是遭受不期而至的折腾
可是六四是什么
那曾经的血与泪苦与乐生与死爱与恨
那广场那牢狱那暗无天日的天涯亡命
那在最该跪倒而自己竟然傲然屹立的时候高悬在头顶的
那份神圣那份虔诚是什么
如果看着那些被侵害的同类遭虐待的弱者
看着喷着妒火的笔尖冒着毒焰的思维
我们毫无反应,象自己已为畜生
那些死去的眼睛睁着
那些曾为此与我们一道抗争的眼睁着
死不瞑目
我们何颜以对

丁子霖女士,请原谅
如果你没有那些朴实的情感那种宽厚的内心
不能与良心同生存
不能与善同生存
那样,我这个在强权下痛苦过的人会遭受同样的痛苦
甚至会痛苦更深
那么,请你原谅,原谅我不能称母亲
2007年9月23日星期日

附:
同有丧子痛 相煎何太急——给丁子霖女士的公开信

周钰樵
(自由圣火首发稿,发表时间:9/17/2007)

笔者说明:
去年64前,成都64难属唐德英女士接受了成都沙河堡办事处7万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刘晓波先生、丁子霖女士指责她“收钱闭口”。此事在网上引起了一些讨论。唐德英女士迄今也没有“息诉”。今年64期间,“天安门母亲”群体借座谈会(丁子霖整理)继续诬陷唐德英女士。我于7月4日登门拜访唐女士,亲眼见到证明刘晓波、丁子霖不实之词的若干证据(即“没有息诉”)。当晚我给丁女士写了这封“公开信”。后来我没有发出。我想再等等再看看。近来,攻击高律师的恶浪又起,小律师刘路甘为“过河卒子”,其它角色有的打“太平拳”,有的撒“胡椒粉”……我把压了两个多月的“公开信”刊出。供有心人思索参考。

丁子霖女士:你好!
2007年7月4日下午,我和几位书友到成都三圣乡看望了被刘晓波和你们“天安门母亲”群体误解和诬陷了一年之久的89年64遇难者周国聪(因拒绝检举别人而被活活打死)的年已72岁的老母亲唐德英女士。此前我们与唐女士从未晤面,甚至连电话也未通过。而和你却有一次电话之缘。

那是2005年6月4日,我和王怡、黄维才等十馀位书友在成都郊外某处悼念64活动时,王怡连通你的电话后,我们每个人同你讲了几句。我同你通话时询问了你的健康状况,你说当时蒋培坤先生身体不太好,我们诚心诚意希望你们保重身体。我记得你和读书会书友吴琴南老师——你的家乡人——通话时情绪已较激动……

我回忆这件事,是想说明89年至2006年,我们是非常尊敬“天安门母亲”群体的。爱屋及乌,即便对自称“天安门之子”的馀杰,我们也礼遇有加,请他到读书会讲演过两次。至于有人胡吹馀杰和王怡“搞了成都草堂读书会”,那是有人的不诚实。我们尊敬尊重任何为中国社会转型做出贡献的人,无论他是草根还是精英,也无论他是否有过怯懦或有过失误……

我不能理解的是,你有痛彻心脾的丧子之痛,唐德英女士也有痛彻心脾的丧子之痛;你们理所应该地携起手来,共同指向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的杀人犯邓小平、李鹏及其帮凶,而不应该对同为受害者母亲的唐德英女士大张鞑伐。鞑伐如果已属不智,造谣那就不得不使人疑其动机了——特别是无所不在的刘晓波先生又担任先锋加后台,就更使我惊诧莫名了!

唐德英女士是一个普通如泥土平凡似小草的农民。她年仅16岁的儿子周国聪89年6月6日因拒绝揭发别人被活活打死后,求告无门生活艰辛的她开始走上为儿子讨回公道的维权之路……

18年来,她尝到的心酸心悸和困苦,实非常人所能想象。她有时担心,一旦自己支撑不住,儿子的奇冤会不会就此沉到海底?唐德英太穷,有时在火车上没有座位,就硬撑站着去北京上访(三十几个小时)。

坚持到16年后的2005年,就在贫病交迫,烛火将尽时,有关部门以“困难补助”的名义“补助”唐女士7万元。唐女士接受了。唐女士最困难的时候,你们,包括刘晓波馀杰,没有一个人假以援手;而她拿到7万元后,你们就凛然正气地站出来指摘她了。

刘晓波在去年《太黑了:杀人无罪,维权有罪》中说: “用金钱购买难属们沉默的伎俩,今年在64死者周国聪的难属身上再次使用,用‘困难补助’购买难属的‘立据保证息诉’,这样的‘封口费’,是更冷酷更卑鄙的谋杀。”

刘晓波用“再次使用”就表示杀人者早已用过,唐德英接受“7万元”并非首例。如果真如刘晓波所言,那就请刘晓波再举出一个例子来,以证明自己的论点。刘晓波用“封口费”一词表示唐德英已经妥协了,拿钱闭口,不再上访上告要求彻底解决。

事实是,一.政府拿出7万元给难属是16年来首例,而且是唐德英坚持抗争的结果(肯定不是完美完善的结果),它总算在64铁幕上挤出一条小缝;二.“拿钱闭口”是刘晓波对唐德英的侮辱。唐女士拿7万元后到今天,不停上访上告,从未“息诉”。我于7月4日下午去唐德英家,请她把收到7万元后一年来诉究依据让我看看,老太太用颤颤巍巍的手提出一个塑料包,我把需要的依据摆满一桌子,我细细阅了两个多小时。现在我正式告诉刘晓波、丁子霖女士,“天安门母亲”群体……唐德英一年来从未“息诉”!唐德英无愧64英雄母亲!

丁子霖女士,你在去年5月2日就发表《关于64死难者周国聪的声明》(刘晓波张贴),你说,“64受害者索赔的前提是政府承认杀错了人……但是,我们从周国聪案中看不到政府当局有任何这方面的意向。”“对于这样一个结局,我们深表遗憾。”

丁子霖女士,你在指责高律师的《请回到维权行列中来》中出现逻辑问题(逻辑问题是本质问题的外化),这篇指责唐德英的文章中又出现逻辑问题,既然是以你个人身份发出的“声明”,怎么又出现复数“我们”:“对于这样一个结局,我们深表遗憾。”“我们”包不包括刘晓波?个人声明变成集体表态——气势压人吗?

请问,是不是唐德英宁可累死穷死也不接受这7万元才符合你们的标准,你们才不“遗憾”?按这个逻辑,刘晓波当年也不该“认罪悔过”啊。

按你们的逻辑,只要“政府”“没有承认杀错了人”,唐德英就不该收7万元“闭口费”(这个名字是刘晓波发明的)。大道理硬绑绑,刘晓波最会讲,可一身患病贫困不堪的白发老妇唐德英还能硬撑到几时?何况,你们制定的前提条件凭什么硬要其他难属都必须接受且必须遵守!

一位我不认识的朋友问得好,“你们笔会几个人去一趟德国,光机票食宿费就不止7万元吧?为什么明明看见中共‘更冷酷更卑鄙的谋杀’,自己却不肯向那位把7万元当天文数字的可怜老人伸出援手呢?”

没有什么文化的唐德英老人没有和你们论战,她还在默默地持之以恒地抗争;她也没有时间和精力与漂浮云端的“勇士”们战斗。你们总该“息争”了吧。

一年过去了。谁也没有料到,你们还没有放过真正的64英雄母亲唐德英。你们借64屠杀18周年座谈会,掀起又一波且更进一步的“恶攻”——在由你署名整理的《“天安门母亲”64十八周年座谈会纪要全文》,公然散布这样的谣言:“去年四川成都的周国聪案,给7万块钱,就闭嘴,就不再追究,……”这种动机可疑的行动理所当然地引起反弹。要求你们道歉是完全合理的。

丁子霖女士,我现在暂不分析这次侮辱唐德英的动机、背景、效果之类,我只想告诉你,唐德英收7万元后,没有“闭口”,也在持之以恒地“追究”。你们错了。错了道歉是应该的。

我邀请你和与你有关的人(包括刘哓波),来成都访问唐德英女士,我保证全程陪同,请唐女士出示她继续追究的证据。这该可以了吧。
我希望、期待你尊重事实,向周国聪母亲唐德英赔礼道歉。如果这样做了,对“天安门母亲”群体只会增辉不会添黑。我相信。
我等待着。
即颂
时绥!
成都 周钰樵
2007年7月5日凌晨3时15分

附1:
我引用冉云飞先生去年在《十七年生死永难忘》一文中的几段话,供刘晓波、丁子霖女士、“天安门母亲”群体参考:“但我认为维权的方式未必只有一条……”“我认为每一种维权方式,你可以不认同,但要尊重别人的选择……”“所谓因得到七万元的“困难补助”后的息诉协议,也不可能真正阻止历史最终来做公平地裁决64问题。周国聪家属从个人的实际情形和生活状况出发,做出这样的妥协,应该有他们的实际考虑,但肯定有深深的无奈和无助,这是任何一位公民在这样的专制国家,都有的感受,我想理应获得我们深深的理解与同情。”我赞同冉云飞的观点。

附2:
茅于轼先生最近的文章《为富人说话,替穷人办事》引起一些争议。美国学者薛涌亦参加进来。刘晓波批评薛涌说:“但批判要有证据,不能以为正义在手就信口胡说。”我认同刘晓波的观点。亦请刘晓波、丁子霖以此观点言说与行动。
刘晓波批评薛涌时又说:“人家(指茅于轼)是在足踏实地的为穷人做事,如果没有证据就攻击他(指茅于轼),我认为有失厚道。”我认同刘晓波的观点。亦请丁子霖、刘晓波包括小律师刘路不要“有失厚道”。
——周钰樵2007年9月15日又及

Read Full Article...

Section:蒋品超网志 | Read:807 | Comment:0 | Rating:0%

<< < 1 2 3
Tags
No 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