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重庆铜梁政府雇杀手提刀夜袭强拆民宅 狗视死如归舍命救主被砍伤
(Publish Date: 2007-11-11 2:02pm, Total Visits: 169, Today: 1, This Week: 1, This Month: 1)

重庆铜梁政府雇杀手提刀夜袭强拆民宅

狗视死如归舍命救主被砍伤

作者:李家斌 荣学惠 | 来源:六四天网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舍命救主脸上留刀疤——人权要靠狗保护

2007年6月29日夜24点许,县府指使开发办(园区)购买黑社会专业杀手两名,乘座出租小轿车,停在离我们家只有20多米远的公路边,提着砍刀,悄悄地摸入我们家门院坝,被我们用铁链套着的两条狗发觉狂叫翘起来,一只狗被一高一矮的黑杀手砍五刀成重伤,嘴上一刀、肚皮一刀、背上一刀,后腿两边各一刀,有只狗的狗链被砍断,跑去跑来狂叫,只有两处轻伤,狗被砍伤有照片。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我们夫妻俩瞬即从床上翻身起来,因要开两扇门,跑到阳台上,抱起花钵和放花钵下面的砖头向两条黑影打去,黑杀手听见开门声已跑出院坝,打出去的哦花钵和砖头没打着黑杀手,迅急下楼提上扁担追出,因楼下还有三道房门要打开,我们追出时,两个黑杀手跑到了小车处,有一个已专进车里,另一个专进车,车就向野马式的哦奔跑了。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07.7.4晚22点20分许,县府开发办又再次购买黑社会凶手,在我们房屋后面,只隔6至7米远的高压线塔山堡上,用乱石头把我们的房盖(瓦片)砸难多处,我们夫妻俩立马从睡梦中惊醒翻身起床,提起棍棒把几道门打开就追到房屋后面的山堡上,黑社会凶手逃之夭夭。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第二天早上7点,我们才看清自己房盖多处被砸烂,报了警110,8点多钟一个警察来走了一趟。我们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从没与任何人发生过矛盾,只有征地拆迁时没有发生过矛盾,只有征地拆迁时没如副县长陈益国的意。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重庆铜梁县李家斌、荣学惠

2007年11月11日上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800){makesmallpic(this,500,700);}" border="0" />


院不实地调查,单凭政府官员胡言乱语就散发强制执行"公告",法院的职责和义务是什么?为什么叫人民法院,实质已把人民二字去掉变为了糊稠法院.我李家斌、陈天友接到“公告”后立马去找许明院长,拿出各件依法手续和法律、法规,依理依法地与院长谈了话,给予的回答是一个星期给予答复,而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可是,等待我李家斌、陈天友两户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只有天知道?

2006年10月2日,县府指使园区管委会柏志明带领30多个人,把我李家斌夫妻二人强制拉到县园区管委会机关里面、各关押一间办公室。还入户抢劫我们找就挂好的国旗抢去了,其罪恶行径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3条第一款。我陈天友2006年10月2日由县政府指使园区管委会把我一家三人软禁一天在家中,使我们失去了自由。

2007年11月10日,东城办事处曾书记带领五人到我家来从不谈解决的事实,只谈政府要进行强拆。我荣学会、唐作平以上北京五次回来,县府也不谈解决问题,我荣学会这里现在被开发商以把交通封断。

2005年的记忆是灰暗的,这一年父母病危,断水、断电、断路、威逼利诱;2006年的回忆是苦涩的,这一年坚守房屋、经济匮乏、心力交瘁;2007年的过程是黑白的,这一年父母归来、歇心照顾、却前路飘摇。中华美德孝为先,对于我们长达近三年的伤害,我们可以忍受。但是,对于父母的伤害,我们内心无法平息。请看看父母亲用他们那颤巍巍的手和我们一起开的小路,这条路温暖了我们的内心,却不知通向哪里?老人的痛楚,你听见了吗?


发信人:李家斌 陈天友 荣学会 唐作平